告别地产!再聚首,万通已无六君子

发布时间:2019-11-10 聚合阅读:万通 君子 地产
原标题:告别地产!再聚首,万通已无六君子挥一挥手,向过往告个别。2013年冯仑在王功权女儿的婚礼上说到:“万通六君子,妻离子不散,家破人未亡,苦大没有仇”。到了...

原标题:告别地产!再聚首,万通已无六君子

挥一挥手,向过往告个别。

2013年冯仑在王功权女儿的婚礼上说到:“万通六君子,妻离子不散,家破人未亡,苦大没有仇”。

到了该告别的年纪,就应该同过去好好的告个别。前几天媒体曝出SOHO正在出售中国内地办公楼的资产,且第一笔交易已经进入尾声。

对于潘石屹来说,做这样的选择,也许是无奈、也许是厌倦、也许是真的想卖了。大时代下,每一个都有选择未来的权力,每个人也必须为自己的未来负责。对于56岁的潘石屹来说,做个业余摄影师,或者木匠是他自己的选择。但是告别地产却是他们大多数人的选择,现在除了还在坚守的易小迪,其他的五位都已经或者正在告别房地产。

导演陈可辛曾和曾志伟合伙开公司,若干年后面对镜头,他说:“永远不要和最好的朋友合伙开公司,要开公司就一定要找志同道合的人”。

大浪淘沙,时代给予的机会

1988年,经济腾飞的初期。冯仑受国务院体制改革委员会下属的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所委派,去海南筹建海南改革发展研究所,冯仑任副所长。

冯仑不知道的是,他这一调动,对后来影响有多大。开办初期,海南省委给了冯仑他们5万块钱、一辆车、一台电脑。除了这些,海南省委还给了他们1万台彩电的批文。冯仑他们靠着倒卖这一万台彩电批文的钱,开始了他们所的研究工作。

在研究所时,他招来了易小迪,当时易小迪刚毕业,带着女朋友一起来的。

后来他又招来了潘石屹,当时潘石屹还经营着一个砖厂同时还做会计培训,以至于后来他们都以为潘石屹是会计出身。

王功权吉大毕业之后就被分配到了省委宣传部,他非常有理想、有激情。不甘心在体制内,于是利用老婆生孩子在家照顾的机会偷跑到海南,且在火车上认识了同样寻找机会的刘军,他曾和刘军约定谁先找到工作,谁就去帮对方一把。

于是王功权先找到工作,而且干的非常好,短时间内就成为了这家国营房地产公司的总经理了。成为总经理后,他就在没有电话的时代千方百计的找到了刘军,于是刘军就来到了这家公司。巧的是王启富正是这家公司的办公室主任。

后来王启富跳槽到了冯仑他们所。他告诉冯仑,他的老板王功权是一个非常好的人,一定要介绍给他认识。两人见面之后谈了很久,最后就成为了好朋友。

让冯仑没想到的是,1989年他们所解散了,而王功权也被迫离开了这家地产公司。

从调动到失业,冯仑只用了一年。几个月之后,他就作出了令他改变一生的决定,去牟其中的南德集团,担任行政秘书,月薪250元。当时,易小迪自己开了一个印刷厂,一年到头也赚不到一两万块钱,而王启富直接失业了,他们几人只有潘石屹呆的公司还算勉强。

1990年,冯仑成为牟其中的副手。于是邀请其他几位一起来南德。但是没过多久,冯仑就看到了南德的弊端,到1991年他选择了离开。

辞职后,他们几人就都陆陆续续的回到了海南。

海南炒房,万通终成六君子

回到海南之后,冯仑他们一合计,决定要组建一家公司。于是他和潘石屹、刘军一起打电话给王功权,后来又找了易小迪,最后他们找到了王启富。

六个人凑了三万块钱,办了一张营业执照之后,他们的公司就算是启动了。

当时还没有《公司法》,他们在公司里“座有序,利无别”,虽然职位不同,但是利益均分。他们的故事里围绕最多的一个词就是“借钱”。冯仑曾回忆到,他们做成了中国第一单机构按揭,当时他们出了500万,后来又借了1300万,就这样他们拿下了海口“九都别墅”项目,“农高投”挖到了第一桶金。1993年,潘石屹他们偶然查阅了海口房地产数据,于是在泡沫之前,毅然决然的撤出了海南。

当完成原始资本积累后。他们招来新的员工就形成了真正的上下级关系。但也因为“座有序,利无别”就导致他们六人权力大小均等,也导致了底下员工不自觉的站队。

1993年1月,“农高投”增资扩股,后改名万通集团。通过股份改制他们解决了利方面的问题。6月,万通集团组建了北京实业,公司实收资本8亿元,这也是当时北京最大的民营资本为主体的股份制改革。同年,万通开发了“新世界广场”项目,通过与香港商人邓智仁的合作。万通新世纪项目卖到了当时市价的三倍,一举成名。新世纪项目的成功让外界注意到了他们,也奠定了冯仑和潘石屹的江湖地位,且这一年潘石屹通过万通认识了回国投资的张欣,最后张欣成了他的妻子。

野蛮生长,扩张与离别

1993年下半年,万通就开始向全国扩张。他们六个人分别负责一个区域。

当时,易小迪去了广西;王功权去了深圳;冯仑他们驻守北京。到1995年时,万通已经是集房地产、商业、金融、风险投资、医药、通讯等多领域的综合体了,集团资产一度达到五十亿。

当时由于六人各自负责一块,因此公司决策开始出现了分化,有人主张扩张,有人主张保守。且无法达成共识。

1994年,他们在广西西山开了一个会,讨论公司的未来。会上他们又爆发了激烈的争吵。冯仑回忆到:最后潘石屹给公司发了律师函,称不同意就起诉,当时,他们特别别扭,但后面随着大家越来越成熟也就接受了这种方式。

1995年,六人决定根据退出机制和出价原则,以商业的方式和平拆分了公司。最后他们平分了65%的股权,冯仑和王功权继续执掌万通;易小迪得到了深圳分公司;而潘石屹则拿了北京那块地,建了SOHO现代城。

对于他们的散伙,王石也曾经说过,以他们这种模式,最后分手一定会是必然。

幸运的是分手之后,他们都各自取得了成功。1998年刘军选择了离开了万通,2003年,王功权也选择了离开。至此就只剩下了冯仑一人。再后来,冯仑也离开了万通。

二十年之后,再聚首,万通再无六君子。

扩张与离别间,就像安排好的剧本。就像冯仑说的那样:万通六君子,妻离子不散,家破人未亡,苦大没有仇。